和約會那篇有關——
今天和 @星夜 馬麻一起出去,走在路上就一直喊著卡娜了#(超級在意
後來星夜馬麻幫我夾起來了!!!!
啊w這篇順便給星夜馬麻打氣!
不過那個時候有一種男朋友給自家女友夾想要的娃娃的那種感覺#
~以下正文~
「葵,要出去嘛。」卯月新坐在沙發上,抱著黑田,摸摸他的毛。
「欸?新想要出去嗎?」葵把布丁放進冰箱,把圍裙的繫帶解開,走出去。
「嗯。」
「好啊!」葵笑了一下,然後才回答他。
「不過今天溫度又更低了,要多穿一點!」
「葵的笑容很溫暖。」
「不行!」
「.....」
「.....」
「.......要葵幫我穿。」
「........好吧。」
葵走進去新的房間,動作太過留順讓他不禁懷疑,其實這個是他自己的房間吧!很自然的打開他的衣櫃,然後看看他的外套。
「嗯....還是這件吧,一樣的。」葵露出笑容,背景可疑的冒了花花。
「aoi ?」
「!!」新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的,這讓皋月葵受驚了。
「a 、arata ?」
「葵剛剛說了什麼?」
「沒什麼!」葵臉很紅的快速否認。
「穿這個吧!」他走過去替他穿好外套。
「和葵現在身上的一樣呢。」
「...嗯。」
「那就走吧。」
卯月新就這樣子牽著葵到不久前夾娃娃的地方。
「水豚君。」
「新果然很在意。」
「這次要靠自己。」新拿著鈔票去換成零錢。
然後在葵的注視下很努力的夾娃娃。
原本抓起來了,可是又掉下去了,變成頭朝下,屁股朝上。
「吶,葵。」
「嗯?」葵抬頭,把視線從娃娃堆那兒轉到新身上。
「這個姿勢有點糟糕。」新伸出食指指著剛剛那隻水豚君,眨巴眨巴地看著葵。
是的。那隻水豚君旁邊還有貼著一隻水豚君,而那隻水豚君是頭朝上,屁股朝下的。
皋月葵看了瞬間臉紅。他馬上意識到新到底是哪個意思了。
「新!」
又夾了好幾次,他夾到保證取物的金額。
於是那個夾子就夾著水豚君不放,直到它到掉娃娃的洞上面。
新把水豚君交給葵。
後來新跑去旁邊夾壞特小姐,新過去的時候,那台機台已經快要到了保證取物金額了,所以他又投錢夾娃娃,而新在奮鬥的時候,葵一直抱著新給他的水豚君。這次他的目光是放在認真的新上面,他的眼神除了滿滿的溫柔,還有對他的愛戀。
「那個好可愛哦,不過會不會夾不到啊?」旁邊有個女孩子指著壞特小姐,和她的男友說。
新把壞特小姐夾起來。
「那個人夾起來了,我也試試看好了!」
新從葵那裡拿過水豚君,把壞特小姐塞到他懷裡。
「葵剛剛一直抱著的呢。葵的溫度。」
「好啦,走吧,我們回宿舍吧,回去差不多可以吃布丁了!」
「嗯!」
這倆人一人抱著一隻,肩並肩在路上慢悠悠散步回月之寮。說不定哪天他們的房間會被水豚君堆滿吧w不過感覺挺可愛的!
「不過我們好像坑到剛剛的人了耶...」葵說。
「嗯?」
「我們是夾到保證取物呀!」
END .

其實這篇原本有可能是陽夜w
如果是陽夜的話差不多是這樣子的
「吶,夜。」
「嗯?」
「你看。」葉月陽笑意盈盈地看著長月夜。
「!!」長月夜剛開始還不明白,幾秒鐘之後他完全懂了!他不禁臉紅。

順便分享今天星夜馬麻夾娃娃的時候
那個時候馬麻他把卡娜夾到屁股朝上頭朝下。
晴:媽,那姿勢有點糟糕耶
星:6(晴晴式專業分隔)9
晴:那今天的文要寫新調///////戲葵
後來夾完卡娜跟P助之後
晴:如果這個寫陽夜的話,那就是葉月陽笑意盈盈地看著長月夜。
晴:啊啊啊!盈在我腦裡已經不是盈了啦!
盈👉氵㸒
星:最後結果都一樣啊,不管是面無表情還是笑意盈盈,女子力組都是臉紅
晴:那就新葵吧!新葵很棒!


文章標籤

洛雪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日天氣很好,和前幾天爆雨完全不一樣,太陽高掛,為寒冷的冬天帶來一絲暖意,而且剛好他倆都是off !
所以他們決定要去逛街約會,不過為了要有約會的感覺,兩個人分開時間出門,這個是來自今天很難得早醒的卯月新。
「我出門了哦,葵要晚十分鐘再出門。」卯月新圍著圍巾拿著草莓牛奶就走出去了。
皋月葵無奈的看著那人走出去,然後打開手機發了一條推特。

皋月葵 @VIV_aoi  幾秒鐘前
今天off ,要和新一起出去,不過新說要有和朋友約出去的感覺所以要分開出門(´ ▽`)/
回覆45 轉推89喜歡529私人訊息
瑞璃亞@sweetest_Rhea 幾秒鐘前
很有新君的風格w
黎明@yoake1210           幾秒鐘前
發現瑞亞女神!!!葵葵專業寵溺!!
北伶謠@uta0920           幾秒鐘前
@sweetest_Rhea  瑞亞醬果然也很關心其他事務所的後輩呢w

推文剛發上去不久,葵就收到line通知
月之寮
草莓牛奶:等等和葵去午餐約會。
皋月葵:什麼啊!新!
皋月葵傳送了貼圖
草莓牛奶:哦,是幽會。
看到這個的皋月葵很害羞的把手機給收起來,穿好外套帶著皮夾就出門了。
他們約在商圈附近。今天的皋月葵穿得很休閒,T恤加上牛仔褲,簡單卻又不失帥氣。卯月新的衣著則是黑色長褲,不太鬆可是又不會太貼身,上衣則是藍色襯衫。
「抱歉,新,剛剛晚了一會才出門!」葵一臉抱歉看著他。
卯月新看到皋月葵,就把自己的圍巾拆下來。等到葵靠近自己之後再把圍巾弄到對方脖子上,兩個人一條圍巾。
「如果是葵的話,沒關係哦,我會等你。」卯月新牽著葵的手,他們倆逛了一下安利X特,然後找了一間點心店在裡面坐著休息。
他們倆一人點一杯飲料,而卯月新邊玩他們的音樂手遊,一邊喝飲料。葵則是看著新玩遊戲喝著自己點的蘇打飲料。
「葵,有意見單呢。」結果說著說著卯月新就把那張單子拿來寫了。

今天為您服務的店員態度
√非常好 還行 不太好 非常差
上菜速度
√非常好 還行 不太好 非常差
今天點的食物
前菜 非常好 還行 不太好 非常差        √
主菜 非常好 還行 不太好 非常差        沒
麵包 非常好 還行 不太好 非常差
湯品 非常好 還行 不太好 非常差        點
飲料√非常好  還行 不太好 非常差

文章標籤

洛雪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皋月葵有一個習慣。那就是睡覺會面對左邊。躺著睡覺、趴著睡覺,都要面對左邊才睡得著。
這個是卯月新從小就知道的。
今天他們班換座位,新剛好坐在葵的左邊。
「和新一起呢~」葵笑笑的看著坐在自己旁邊的新。
「葵,好刺眼。」新放下書包,坐到自己的新位子上,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
「新!」
「是是——不過葵沒有挪動呢。」
「是呢,剛剛好抽到。」
「換好位子的話就可以吃飯了哦。」
「是——」於是班導師就帶著作業本走出教室了。新和葵看著老師離開,把桌子並起來,兩個人也坐得更近了一些。
葵從抽屜拿出他和新的便當,和新開始了雖然很多人在但是閃光卻沒有因為人的關係減少的午餐。
「葵的看起來比較好吃。」
「我們吃的是一樣的啊,新。」葵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看著新。
「交換。」
「好吧。」葵無奈的搖搖頭,把自己的藍色飯盒挪到新的面前,而新把自己的橘色盒子放到葵的面前。
「既然換了,餐具也要。」
這就是為什麼卯月新先生現在手上拿著藍色筷子、皋月葵先生手上拿著橘色、上面還有櫻花圖案的筷子。
「吶吶,你說他們感情真的很好對吧!」後面的女生以為自己的聲音很小,不過還是被新聽到了。
「是呀,他們剛剛還交換餐具,所謂間接接吻!好棒!」
「冷靜冷靜,先吃飯!」
「嗯嗯!」
這樣子度過了午餐時間,到了午休,他們的桌子還是沒有分開。
葵比較早先趴下去休息了,他就默默的改變了平常趴著的方向。
平常為了觀察葵方便,他都會朝著左邊睡,不過換了位子,到了葵的左邊,當然要換成面對右邊了!
午休結束後,皋月葵睜開眼,看到的是臉部放大的卯月新!
「!!」有點慌張,所以他不小心往前了一點點,就這樣吻到新的嘴唇了!
好羞.....希望沒有其他人看到...不過,剛睡醒就可以看到新,其實也不差w雖然太近了很害羞就是了..
END .


文章標籤

洛雪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fo 的兩篇賀文其中一篇#
性轉夜注意!
~以下正文~
*** 
長月夜站在薰衣草海當中。微風吹過,吹起她的頭髮,帶著淡淡清香。 
她舉起手把碎髮塞到耳後。 
*** 
「叩、叩。」 
「進來。」 
「陽,等等要開會了。」 
「我知道了,葵醬,等等你帶那小子先去吃東西,新那邊跟始桑他們公司的事情處理完你們兩個就可以先下班了。」 
「好,陽今天回去嗎?」 
「晚點吧,不用幫我留晚餐。」 
「我去開會啦!」說著,葉月陽又看了一下夾在記事本的那張照片才把記事本闔上起身。 
那張照片是一個穿著一襲鵝黃色洋裝、留著及肩黑髮的女生的背影,她站在薰衣草花海當中,裙襬被風吹到一邊。 
看到葉月陽離開之後,皋月葵替他把桌子上收拾收拾正準備要離開總裁辦公室的時候門被打開了。 
「陽,始桑..欸,陽不在啊」進來的人是一個黑色的人。 
「新,你那邊弄好了嗎?陽說弄好我們就可以先下班,對了我要去接暮。」 
「一起去吧。」 
於是黑色的人—卯月新開著黑色邁巴赫載著皋月葵到月野學院小學部。 
「暮,抱歉,你等很久了嗎?」皋月葵露出笑容走向站在校門口的葉月暮。 
「暮,她是你媽媽嗎?她跟童話故事裡的公主好像啊!」暮旁邊的同學問。 
「是乾媽。」 
「那暮,我走了哦,掰掰」 
「掰掰」 
「葵媽咪,我沒有等很久。」 
「我們回家,我做點心吧!」 
「嗯。」葵牽著這個孩子的手,往黑色邁巴赫走去。 
「新叔叔。」 
「嗯。」 
一路上,除了暮偶爾說說今天發生的事,葵笑著回應他,只有音樂伴隨。 
風が 風が 白く包んで 
君をおぼろに浮かべる 
ふわり ふわり 儚く揺れる 
這個歌聲柔柔的,聽起來很舒服。是一個叫夜の光的網路女歌手唱的,剛剛好這首歌就叫夜の光。 
這首歌是葵有一次逛街的時候聽到的歌,因為旋律很美歌聲很棒,所以就記住歌詞,回到家載下來了。至於為什麼車上會有….當然是某個疼老婆的人弄得。 
就這樣回到家,卯月新躺到沙發上就睡著了,葉月暮則是坐在葉月陽特別買的小椅子上面,打開書包,從裡頭拿出寫有葉月暮三個字的作業本和屬於自己的文具,開始寫作業。 
皋月葵做了做法算是比較簡單的葡式蛋塔,把東西送入烤箱之後,她又做了檸檬乳酪蛋糕。待她將蛋糕冰進冰箱之後,她把圍裙脫下,走到外面去。 
「再等一會蛋塔就烤好了哦。」葵坐到暮的旁邊,溫柔地摸摸對方柔順的紅髮。 
「嗯。葵媽咪,我母親是怎麼樣的一個人…?」葉月暮用他那灰藍色的眸子認真地看著皋月葵水藍色的瞳孔,她的清瞳倒映著他的模樣。 
「那個時候我只有看到你母親的樣子,那個時候的她看起來年紀不大,頭髮及肩,和你最像的地方就是眼睛了!你們的眼睛都很好看。」她仰頭看那潔白的天花板。 
「是嗎….我知道了。」葉月暮舉起放在桌上的自動筆,在作業本上揮灑著。而皋月葵再度進入廚房,不過這次出來時,帶著蛋塔出來。 
「新叔叔還在休息。」 
「給新留幾個就可以了,暮也別吃太多,等等要吃晚餐了。」 
「好的。」 
「葵媽咪,我先把作業寫好再吃點心。」 
我的母親,我沒有見過她。很早以前我就知道我是個試管嬰兒了,我問了乾媽,我的母親是個怎麼樣的人,不過乾媽也不清楚,乾媽只有看過母親而已。但我猜母親是個溫柔的人。她一定在某個我不知道的角落想我吧,就像我想她一樣。 
「雖然這樣有點短,不過算了。」 
「嗯?什麼呢?」 
「作文,我的媽媽。」 
「暮…」 
「沒事的。」 
「明天要去初中部參觀新建好的校舍。」 
「嗯!」 
*** 
葉月陽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之後把黑色西裝外套脫下往沙發方向扔。 
「她現在大四了呢。」坐上自己的專屬座椅,他轉過去看向落地窗外面。高樓林立,由於夜晚的關係,放眼望去燈火輝煌。 
「要是你在的話,會是什麼樣子的呢。」像是看夠了這景致,他閉上眼,嘴角些微上揚。 
「叩、叩。」 
「進來。」 
「陽,已經去其他企業買了,就這些而已。」說話那人遞給葉月陽一個牛皮紙袋。 
「謝了,小松。」 
「之後要請喝喜酒啊!」 
「再說吧!」 
「我先回去了。」 
「嗯。」待小松離開後,葉月陽打開了這個袋子,從裡面抽出幾張A4影印紙。 

姓名:長月夜  
性別:女 
生日:19940907 
血型:A 
然後是為什麼會選擇這間公司。 
每一張都寫得很仔細,幾乎沒有重疊到。 
「很快就可以見面了。」 
對….沒想到他的很快就真的這麼快。 
今天葉月陽帶著秘書皋月葵到了月野學院大學部,做每一年都會做的事情——吸引資優生到他們公司。 
“莫希莫希,葉月先生對不起!校方疏失,您的兒子在參訪過程不見了!” 
“我是他的秘書,葉月先生在台上演講,我這邊先去找他。” 
葵把陽的手機放回去陽的公事包裡面,然後發了一條Line給陽,和陽說一下她去找暮。 
另外一邊的葉月暮… 
「…..」葉月暮看了一下四周。 
「這裡大概是大學部。」 
「小朋友,你怎麼會在這裡呢?」有著一頭及肩半長髮、頭頂有個特別呆毛,身穿白色洋裝和黃色外套,眸子和葉月暮幾乎一模一樣的人蹲下來看著他。 
「去初中部參訪,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走來這裡了。」 
「這樣啊,那你知道你媽媽的手機號碼嗎?」那人從她的學生包裡面拿出手機。 
「沒有母親。」葉月暮一臉淡然。 
「對不起!」 
「嗯,沒事。」他搖頭。 
「那你爸爸的電話你知道嗎?」 
「父親他現在可能在開會。」 
「嗯…這樣啊…你有能夠聯絡的人嗎?」 
「乾媽。」葉月暮從那個人的手裡拿過她的手機,然後在上面按幾個鍵又遞給她。 
女子看了一下上面的數字按下撥號,把手機舉到耳邊。 
“莫希莫希,請問….” 
“那個,我叫長月夜,月野學院大學部四年級”女子——夜把手機拿離自己。 
「你叫什麼名字呢?」 
「葉月暮。」 
接著她又把手機貼回耳邊。 
“暮君要去初中部參訪,不過到了大學部。” 
“真的很謝謝你,你們現在在哪呢?我立刻過去。” 
“我這邊有點事情要去學校禮堂,能約在那邊嗎?” 
“好!” 
電話掛斷,長月夜牽著葉月暮的手,帶著他一起往禮堂方向走去。 
「夜的眼睛和我的眼睛好像。」暮說。 
「欸?」聽到暮這麼說,夜停下來仔細地看了一下暮的眸子。 
「聽暮君這麼一說,真的好像..像到幾乎一樣..如果那孩子在,他應該也會和暮君很像的吧!」邊說著,兩人又繼續前進。 
「哪個孩子..?」 
「我也不知道,以前為了付我爺爺的醫藥費,所以去賣卵子。不知道他後來怎麼樣了。」 
「夜什麼時候去賣的?」 
「嗯..我算算…初三剛畢業之後…七歲、八歲左右吧!」 
「跟我差不多呢。」 
「葵媽咪。」 
「暮。」葵聽到暮的聲音,轉過頭。她看到兩個人手牽手走過來,露出溫柔的笑容。 
「好像…」葵看清楚了夜的臉。 
「怎麼了…?」夜一臉疑惑。 
「不好意思可能冒犯到你...,你好,我是皋月葵。剛剛在電話裡面沒有介紹到..」 
「啊、沒事的!暮君找到乾媽就好了!」 
「你也想要進葉月式嗎?」葵笑眯眯看著她。 
「是的!不過我可能進不去吧….」夜給葵的感覺突然很像一直小狗。 
TBC .


文章標籤

洛雪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踏進去,就有一群人圍上來。 
「葉月,剛剛走在你旁邊的是誰啊?」矢崎問。 
「沒看到胸前是領帶還是蝴蝶結,男的還是女的啊?」理紗醬問。 
「臉看起來很清秀,女朋友啊?」 
「…..」 
大家都想把夜從我身邊拐走的意思? 
「陽,你剛剛說中午吃什麼呢?我沒有聽清楚」葵醬,gj! 
「哦,我們位子上說,新在位子上不是嗎?」於是我就和葵醬到了位子上。 
我的前面是新,旁邊沒有人坐,葵醬坐在新的旁邊。不過我旁邊的位子之後可能會是夜的座位。旁邊就是窗戶,他應該會喜歡吧?從上面看下去,一覽無遺。 
「午餐果然還是該去頂樓吃,但是我想帶夜去中庭。」那裡其實還不錯,不過人有點多的誇張。 
「不然我們去秘密基地?」葵醬提議。 
秘密基地就真的叫秘密基地。它是學校裡面一個很隱秘的角落,當初新亂走我們才找到的。那傢伙的直覺很準。 
它是一個不多人知道的地方。外面雜草叢生,裡面卻是喝下午茶的好地方。有白色的桌椅,草也沒有外面那麼高,風吹過有淡淡的花香。上一次去好像是一個月前吧?頂樓有人的時候。那個時候飄著淡雅的氣味,聽葵醬說那是茉莉的味道。不知道那些茉莉是不是還開著?潔白的桌椅旁邊放著一個信箱。上面就寫著秘密基地。那個信箱真的會有信嗎? 
「陽..?陽,老師來了」回過神來,聽到葵醬在叫我的名字。 
「啊、謝啦,葵醬」 
緋桜醬笑眯眯的走進來。基本上她這麼燦爛的笑,都不會有什麼好事…藤咲千玳也是。怎麼跟我有關係的女孩子都不太正常? 
她站在講台,巡視了一圈教室。 
「今天有個轉學生哦~」 
「男生還是女生?」 
「長得好不好看?」 
「他坐哪呢?陽旁邊嗎?還是最邊邊的位子?」 
他們很激動的問了很多問題 
「小夜夜~進來吧」 
夜進來的時候滿臉通紅。又害羞了啊,可惡這個表情真不想讓其他人看到。 
「老師….可以換一個稱呼嗎……」 
「好可愛!!」 
「根據熟悉的套路,這麼可愛的都是男生!」 
「這很可愛啊~小夜夜就坐陽醬旁邊吧~」緋桜指了指我的位子旁邊 
…….算了,反正已經習慣她這樣子了。 
夜帶著東西過來我的旁邊坐下來。 
「緋桜醬就是這樣,習慣就好」 
「老師這麼….親近學生嗎….」我感受到他剛剛在思考如何委婉表達他對她的想法了! 
「好啦,那我們上課吧!今天要上什麼呢~你們比較想要上地理還是歷史?」 
她的專項是地理,但是她每一科都強的可怕。而歷史地理政治這三門學科都是她教的。 
「嗯…上地理好了」 
「老師,那你剛剛別問啊」 
「所以你們比較想上歷史啊?也不是不行」 
她轉過身子開始在黑板上面畫地圖。 
…新那傢伙已經晚安了是吧?! 
「…..」 
「陽,老師她….不阻止嘛…?」 
夜大概是看到其他人已經陷入自己的世界了吧? 
「如果有及格的話她不會阻止的。但是課一定要過來上」 
「哦!」 
上半天的課都是他認真上課,我認真看他度過的。 
終於到了午休!真期待他的手藝。 

「走吧,夜,吃飯!」我從抽屜裡面拿出夜做的便當,然後喚了喚他。 
「啊、好。」 
我提著東西抓住他的手腕快步出去,今天的下課他都被一群人包圍,要好好說話都沒有辦法,要是不趕快帶出去我想中午就不用一起吃飯了吧。 
依循著記憶中的小路,我們到了秘密基地,那些茉莉凋零,代替他們的花有粉紅色、橙色、白色……五彩繽紛,替這帶來了生意。 
「啊..是秋櫻呢!」他的眼睛散發著光芒,他喜歡真是太好了! 
「陽君帶著老婆跑掉的速度真快啊——」新慵懶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 
….. 
「老、老婆什麼的…..」夜的臉又燒起來了。真是不想讓新…不對,連葵醬也是。不想讓他們看到夜這麼可愛的樣子。雖然葵醬也很可愛。 
「草莓水豚拐走葵醬的速度也不差嘛——」我轉過頭,挑眉看著他。 
「葵..」夜的語氣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他大概露出求助的表情看著葵醬吧。 
「啊哈哈..新,你不是要喝草莓牛奶嗎?」葵醬乾笑了兩聲,然後講出那個草莓水豚在乎的東西之一。 
他把那個草莓水豚的草莓牛奶遞給他。 
「陽跟夜也趕快來吃飯吧!」葵醬抓著新到白色的桌椅那兒,坐下,拿出便當盒。 
我也就拉著夜過去坐好。 
解開紅色的包巾,打開蓋子。 
飯菜呈現在我眼前。是咖哩呢! 
「陽試試看吧!」他一臉期盼著。 
好吃、真的很好吃! 
雖然沒有管家弄得精緻,卻是無比的美味。 
「好吃!」 
他的緊繃小臉瞬間放鬆。然後他才開始他的午餐。 
「葵,我也要愛妻便當。」 
突然得意了一下,這傢伙沒有愛…愛妻便當什麼東西!他不是我老婆!是我弟! 
「下次再給你弄~」葵醬老這麼寵他,會吃虧的,絕對。 
「葵最好了—」 
…..這擺明要刺激我是吧? 
夜默默吃他的午餐,時不時偷看我,不過有點笨拙就是了。 
四個人各自吃自己的,偶爾換換菜、小聊一下,偶爾沉默思考事情。這種感覺很好。 
「陽,你要帶夜去見千玳姐?」葵醬問。 
「嗯,不過夜可能需要裝扮一下。不能讓千玳知道夜是男的。」 
她那裡應該有很多衣服,如果沒有那就路上買吧,但是找她會比較方便,畢竟她會化妝。 
「我打電話一下。」然後我就放下筷子,起身走到旁邊,順便從口袋摸出手機。 
“莫希莫希?學長,怎麼啦~?” 
“你有COS 服對吧?有沒有稍微大件一點的,女角的衣服” 
“看不出來原來你有這種癖好….有是有,不過要回家拿” 
“晚點跟你去拿,要請你幫個忙” 
“可以啊~什麼忙?” 
“幫別人化妝。” 
“OKOK ~” 
“先講好可不是我要化!” 
“欸?不是學長啊?” 
“你知道秘密基地吧?你上次說很像某個動畫裡面場景的那個地方,我在那,看你要不要過來一起吃飯” 
“那裡啊!我知道了!” 
還真是有活力的女孩子啊… 
不對,說得好像我是老頭子一樣。 
我回到夜的旁邊繼續吃飯,約莫幾分鐘,被爆炸聲吸引過去。 
這出場方式…..好,我服了她。 
「呦!」她一貫的風格。 
「這個是我朋友,天童院椿,吃飯當然要人多了!」 
「學長,哪一個要….」我過去掩住她的嘴巴,這讓夜知道還得了! 
「噓——別講,我旁邊那個有奇特呆毛的人。」我小聲在她耳邊說。 
「哦!」我回去坐好,她拉著椿一起。 
「新學長,前天上來的遊戲你買了嗎!」 
「買了。」那兩個傢伙在燃燒。 
心真累啊…葵醬辛苦了,虧你還能跟這傢伙相處了這麼多年,我已經放棄他了。 
這頓飯有點尷尬,多虧新跟麗奈這兩個人的關係,還算是熱鬧。 
「學長,剛剛說的事情..」 
「我們校門口集合?」 
「我知道了!」 
雖然很不想要去見藤咲家的家長,但是也許這次可以因為夜,和千玳結束掉未婚關係。 
「陽?陽….?」夜叫我。 
「嗯?」 
「放學了哦。」他說。 
「哦!」我快速把桌上東西收拾好,然後起身。 
「走吧!」 
「嗯!」 
我們到了校門口,麗奈醬已經站在門口等我們了。 
「你到很久了?」 
「沒有啦,剛到而已!」 
「走吧!」 
「陽,我們不回家嗎?」 
「等等直接去吃飯,不過再那之前得先幫你打扮一下。」 
「麗奈醬,你家附近有葉月式的商場對吧?」 
「是啊!」 
「那衣服不用了,直接去商場。」 
我們先去商場,麗奈醬則是回家拿她的化妝品套組。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黃色系適合他,所以就差人替他準備黃色系的衣服。 
他像娃娃一樣,換了很多衣服,但是怎麼看都覺得哪裡不對。 
華麗禮服,不好。 
露肩洋裝,比禮服好了一點但是還是哪裡不太順眼。 
旗袍?難道要他開高衩給別人看,不要。 
最後我替他挑了一襲鵝黃色的、胸前有一個蝴蝶結,下襬有蕾絲的洋裝。 
這個好,我喜歡。剛好麗奈醬也過來了。 
她替他接了髮片,又為他上淡妝。 
他果然生錯性別了, 
又看了他一下,我才進去試衣間把制服換成和他同款式的男裝。 
「學長,我先回家打傳X對決了哦,跟人約好了。」 
「嗯,謝了!」 
「陽,很好看。」他說。 
「夜也很好看啊,走吧!去吃飯!」 
「可是去吃飯為什麼要穿成這樣…?」 
「被抓去聚餐。不過要麻煩夜等等假裝是我的女朋友。」 
「欸?」 
「所以才要穿成這樣子嘛..?」他的臉突然漲紅。 
「夜很可愛,一定可以瞞過去的,反正千玳比你高,說你是女孩子一定有人信。」 
「…好吧,只有這次哦!」 
「夜最好了——」 
我們叫計程車過去吃飯的地方,他不習慣穿高跟鞋,所以我們走得慢。 
我讓夜挽著我的手,我們倆一起上樓,剛從電梯出來就看到千玳的烏黑長髮。
「陽,你來啦!原本想要打電話叫你的!」千玳把手機收到她的隨身小包裡面,把手舉起來小幅度的揮動。 
「這位是….?」 
「我跟你說要帶著的人。」 
「哦!你爸爸已經在裡面坐了,宗哥跟透哥公司有事情不能過來。」 
我們走進去包廂裡面,如她所說,爸、夜的媽媽,還有她爺爺跟她爸媽都坐在裡面。 
我到爸旁邊的旁邊的那個位子,拉開椅子讓夜坐下,而我坐在他們中間。 
「兒子,你什麼時候交女朋友的?」爸把頭探過來小聲問我 。

 

「爸,那是夜!」我小聲回他。 
「那是夜?!」老爸瞪大眼睛看著夜。 
「學妹幫夜化的妝。」 
「我可能多的不是兒子,是女兒..」爸喃喃自語。原來爸看見他之後沒有覺得他很可愛皮膚很白,可以娶回….不不,沒有娶回家! 
「陽啊,這位是..?」千玳的爺爺慈祥的看著我。 
「我的女朋友。」我勾起嘴角,這局棋,應該是我贏了。 
藤咲家除了藤咲千玳她媽,其他都是明理的人。千玳的話..其實也算是可以溝通的。 
「葉月陽你..!」 
「黛莉絲,先住嘴。」爺爺說。 
「….是。」 
「陽,你真的喜歡她嗎?如果不和千玳結婚,葉月式沒有辦法讓全球排名向前,成為日本第一,就算這樣子,也可以嗎?你父親當初白手起家,最大的目標不就是成為日本第一嗎?」 
「…..」有那麼幾秒,我動搖了。老爸的願望…。 
「可以。我會靠自己的力量讓公司更好。」走捷徑會快,可沒有努力過那麼會垮得更慘。因為你沒有老老實實的感受到努力的苦澀,而是直接品嚐甜美果實的滋味。 
「那我知道了,如果你們兩要攜手步入禮堂,和千玳的這門婚事就取消吧!千玳也還年輕,也是該自己去追逐自己所愛。而不是被兩家的企業關係而綁住。」所以我說,爺爺是個明理的人。那歲數的老人家應該不會隨隨便便就取消訂婚,不過也可能是因為我們當時沒有召開記者會沒有對外透漏這事。 
要是全天下都知道我們訂婚,取消之後千玳會被怎麼看待很難說,但是一定會有負面新聞出來。 
這頓飯雖然精緻,可沒有夜做得還要好吃。四周彌漫著詭譎氛圍。空氣凝結真是可怕。還是趕緊結束飯局離開比較好。 
「伯父,先告辭了,內人還在家等小犬和不才回家。」用餐結束之後,爸起身給爺爺他們點頭,然後帶著我們搭電梯下去。 
剛出電梯,一輛銀灰色的奧迪已經在我們前面停著了。 
牧特助從駕駛座下來替我們開車門。 
「陽啊,你真的要娶夜?他那麼可愛而且他現在也是我兒子了我不見得要讓他嫁你。」待夜也坐上去之後,牧特助關上車門,爸開口。 
「……」 
牧特助坐上駕駛座,穩穩地開離這間飯店。 
「叔叔…我…陽..我們..」夜完全不知道在說些什麼,臉紅的樣子十分可愛。 
「夜,要叫把拔!」爸糾正夜。明明還沒有舉行婚禮!雖然以後夜也得這樣叫,不過現在就算了! 
「爸,夜還得一段時間才能適應!」 
「三少爺的女朋友長得真可愛,不過總裁,人家還沒過門這樣子真的好嗎?」牧特助突然開口。 
「陽的女朋友…….」夜很小聲的重複一邊,聲音雖然不大,可是我沒有漏聽。 
「小牧這你就不懂了!」爸開始了他的葉月經,天已經黑了,路上街燈亮起,車子裡面不是很亮,雖然有些看不清,可還是覺得這樣子的他很好看。 
路上街燈黃色的光打下來,一盞中間隔著一小段路又是一盞燈。今天一天辛苦他了。他的體力不怎麼好,已經躺在我的肩膀上睡著了,看來睡得挺安穩的。 
我仔細端詳他的臉蛋。睫毛細細長長的,麗奈醬替他上的是淡妝,只有簡單的塗唇蜜畫眼影上腮紅。襯托出他本來膚質就好。 
我輕啄一下他有血氣的紅唇,然後把頭傾斜,壓在他的頭上,閉上眼睛假寐歇息。 
良久,奧迪不動了,大概是到家了吧。 
「總裁,到了,不過三少爺他們睡得很熟,要再繞一繞嗎?」 
「等我一下。」喀嚓。……要偷拍也不關聲音! 
「好了,可以叫醒他們了!小牧今天可以了。」先是聽到一聲開門聲,隔了幾秒後又有一聲。 
「三少爺,已經到了。」這是又過了幾秒鐘之後,才聽到牧特助的聲音。 
「嗯。」捨不得叫醒他,所以我先下車,繞到另外一邊,用公主抱把他抱起,往屋子裡走。 
「牧特助,謝啦。」 
「不,這是我該做的。」牧特助替我把家門打開。 
進去之後爸把手機亮在夜的母親面前。 
「他們兩個畫面好和諧!」 
「夜果然很適合女裝呢!」 
「爸,那張照片發給我。」 
「我已經發到家裡的群組了,自己儲存!」居然!雖然內心激動,不過夜還被我抱著,這樣子會讓他手上!我壓抑著內心的激動,抱著夜穩穩地回到他的房間,有點障礙的打開門,再輕輕把他放到柔軟的king size大床上。 
我俯身撩起他的瀏海,在他額頭上落下一吻。 
「晚安,祝好夢。」 最好是夢到我,有我在你身邊的,一定是個好夢。
TBC.

文章標籤

洛雪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葵,草莓牛奶,沒有了。」雖然他的語氣依然沒有任何起伏,但是我知道新是委屈的。 
不過他最近草莓牛奶喝得太兇了,要稍微節制才行! 
「新,最近草莓牛奶喝太多了!」 
「…..」他的眼神在飄移!果然,那天收在床底下的就是被他喝掉的! 
「…葵不愛我了。」 
啊啊啊這個沒有關係啊! 
「….葵不愛我了。」 
「葵不..」 
「啊啊啊新,別說了,沒有不愛你啊!」 
等等!我剛剛說了什麼?! 
突然意識到自己剛剛說了什麼不得了的話的我感覺臉在發熱。 
「那,我們一起去超市吧。」 


「真是拿你沒辦法。」 
於是我們兩個就一起去了超市,不過這個時間點沒有什麼人,所以我們牽著手。新的手比我的大一些,他總能給我安全感。 
「新,晚上想要吃什麼呢?」 
「草莓牛奶。」 
「草莓牛奶不能當作正餐啦…」 
不過對新來講似乎可以?! 
「蛋包飯。」 
「那今晚就吃蛋包飯吧!」我對他露出笑容。 
「好刺眼..」他把手舉起來擋在眼前。 
「葵王子的閃亮亮笑容,似乎有越來越閃亮的趨勢了。」 
「新!王子什麼的….」 
到了超市,我選購食材,他則是替我推推車。站到乳製品區的時候,我們兩個像路霸一樣擋在那兒很長一段時間。 
最後還是買了明X家的草莓牛奶。 
結賬完,我們一人提一袋東西,不過他把比較輕的給我。一直以來,他都是這樣子的,雖然臉看不出什麼來,其實是個很溫柔的人。 
滴答—— 
晶瑩剔透的雨水開始掉了下來,他用空著的手抓著我往旁邊騎樓過去,我們走進去大創,卻只買一把傘就出來了。 
他一手打傘,一手提著超市的白色袋子。 
雨越下越大,我們卻是在雨中漫步。 
雖然是兩個人撐一把傘,其實他的肩膀早已濕透,他總是替我著想。 
「新,我們快點回宿舍吧,你的肩膀都濕掉了!」 
「慢慢走葵才不會淋濕。」 
新的手拿著傘,這樣有點困擾… 
算了! 
我牽著他的手朝宿舍方向跑,風把傘吹到後面去了,最後我和新一起回到月之寮,雖然我們都淋濕了,不過和新一起就不會覺得冷了! 
「新…..」那個剎那,新、還有我們買的東西,什麼都消失了! 
而我睜開眼睛,看到的是熟悉的天花板。 
新….已經不在很久了….但是我總是夢到他,就連醒著的時候都好像有聽到他的聲音一樣,但是我不敢和他們說,他們會把我送去治療,吃了藥就連聽都聽不到新的聲音了,我不要! 
還是夢裡好,夢裡只有我們兩個,我們可以一起去各個地方,可以相互擁抱,還可以感受彼此的溫度。 
但是…. 
夢醒了,什麼都沒了。 
END .


文章標籤

洛雪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月海從學生會長選舉完,就知道這間學校不會平靜了。或是說,他的高中生活的最後一年不會平靜。 
因為,當選的人是住他家隔壁的學妹霜月隼! 
自從她成為學生會長,每週都有小型活動,一個月一個大型活動,四個月一次全校舞會!天知道她花了學校多少錢…就算她家捐給學校的錢很多,辦活動疑似是花她家的錢,但是也不能這樣子揮灑吧?! 
最讓人心累的就是她只負責出主意搞事情,真的要用企劃書、準備一切的是學生會其他成員,尤其是她所指定的副會長。 
而這個副會長就是他。 
「海快要畢業了呢~」 
「我的學生會長位子也準備要退下來了呢~」霜月隼嘴角的弧度越來越大,學生會的成員們惡寒。 
「所以,來搞事情吧!」 
「你的重點是最後一句吧….」 
「嗯?陽你剛剛什麼?」 
「…..沒事。」 
「不過海好慢哦,還沒過來——等等處罰他☆」 
「剛剛的計畫別跟海說——要給他一個大驚喜!」 
「就辦在天台上面好了,在畢業典禮當天!」 
才剛講完,學生會辦公室的們就被打開來了。 
「海你終於來啦—」 
「抱歉抱歉,剛剛在處理關於畢業的事情。」海露出爽朗的笑容。 
「那就開會吧☆」 「海,泡茶」 
「是是,真拿你沒辦法。」海默默的走去旁邊的小桌子拿起茶具到辦公室裡面的廚房沖洗。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明明從外面看這間辦公室不大,為什麼它跟一間小套房一樣!還很寬敞! 
「海哥哥人最好了——」 
「感覺被秀了一臉啊..夜,我們回家吧。」葉月陽抄起自己的跟長月夜的書包,然後抓著長月夜的手腕往外走。 
「陽!還沒開會!」長月夜說。 
「夜我們很久沒有約會了。」 
「開會比較重要!」 
「陽可以帶著可愛的夜醬去啊——今天還是不開會好了,其他人可以回家了,海的話,你晚到,處罰你留下來跟隼子喝茶。」聽到這個,陽直接帶著夜出去,其他人也手腳很快,趕緊收一收離開。而霜月隼做到沙發上面去。 
「海下個禮拜要畢業了呢..」她的語氣沒有剛開始的那麼輕佻了。 
「我會寂寞的。」她把整個身體向後貼在沙發背上。 
「別想那麼多啊,我是直升的。」海端著放茶壺跟茶杯的托盤出來放在桌上,揉揉霜月隼的腦袋。 
「隔壁校區很遠啊—跟那個遠得要命王國一樣。」 
「也才一小段路而已啊..」 
海倒了兩杯茶,遞一杯給隼,另一杯自己喝。 
「海好好期待吧,你的畢業典禮☆」 
「怎麼感覺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海哥你的預感沒有錯,真的有事情要發生! 
而文月海也知道自己的預感沒有錯。 
畢業典禮當天,天台附近的牆壁上都有貼海報,是一、二年級自由參加的,上去對三年級學長姐表達感謝、喜歡的活動,但是站到上面只能說真心話。 「我是學生會長,霜月隼。我們現在開始特別活動,天台真心話。」隼站在天台上面拿著紫色麥克風,對著地上的大家說。她正在尋找文月海。 
文月海聽到是隼的聲音,往天台方向看上去。 
找到了☆ 
「從我開始,我有話要跟我的學生會副會長,文月海學長說。」 
「我喜歡你。」 
下面的文月海錯愕。 
「站在你現在站著的地方別跑啊——。好了,麥克風交給下一個人☆」 
隼把麥克風遞給下面一位之後,就緩緩的走到文月海的所在位置。 
「海有沒有驚喜到啊~?」 
「畢業禮物。」隼踮起腳尖,親了文月海的唇。 
於是,天台上面只能說真心話這件事情成為了學校的規矩。 
END . 


文章標籤

洛雪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家好,我是Six Gravity 的皋月葵!」葵對著攝影機露出笑容。
「Six Gravity 卯月新」
「Procella 水無月淚」
「我是Procellarum 的神無月郁!」
「原本是要和Procella 的年中組一起,不過陽和夜他們最近不知道去哪裡了。」
「海跟隼去北海道拍攝,暫時回不來。所以就是我跟郁君來了。」
「這次的節目是深夜大冒險!」皋月葵蹲下來把原本放在地上的時鐘拿起來。上面顯示著23:00。
「現在回宿舍可以嗎。」
「欸?新,現在已經在拍攝了啦!」
「真有趣。」
「啊哈哈...淚好像不太怕呢!」
「嗯,興奮。」
「葵桑,我們現在在哪...?」
「在郊區的一間小學裡面哦!說到學校果然還是少不了七大不可思議呢!」葵笑笑。
「好可怕。」
「新~別怕,等等我們是四個人一起行動的!」
「不過,為什麼特別跑來..?」
「最近twitter 上面都在流傳這邊的半夜好像多了一個不可思議,所以劇組就決定來這了!」
「那我們進去吧!首先是第一個不可思議,眼睛會發亮的畫像!應該會在藝術教室之類的吧?」
「謝謝!」神無月郁從工作人員那裡拿到了各個不可思議的位置圖。
「葵桑,畫像是在一樓的長廊盡頭!」
「......」卯月新靠近了皋月葵一大步。
「新..」他無奈的笑著摸摸對方的頭。
「沒事的!」
「葵、新,走吧。」水無月淚已經提著手電筒和神無月郁一起往前了。
「新,加油!」葵給新做了打氣的手勢。
「...」
兩個人有點緩慢的到了一樓盡頭。
「啊啊啊啊啊!」他們走進去,淚用手電筒照了一下那幅畫像,卯月新被亮光給嚇到。
「新,好弱。」
「剛剛等葵你們的時候和郁君發現畫像的眼睛被盯了釘子,所以會發光。」水無月淚又用手電筒的光揮過那幅畫幾次。
「這樣啊,新,別怕!」
「去下一個地點吧!音樂教室的鈴鼓聲!」
「...實際上我這邊剛好有一個鈴鼓。」卯月新不知道為什麼,拿出一個鈴鼓來,然後開始現場演唱!
他用鈴鼓伴奏桜とともに君だけを,然後在藝術教室裡面開自己的演唱會。
除了另外三位,連工作人員都給了掌聲。
「新的神鈴鼓呢w」
「神鈴鼓。」
「新桑的神鈴鼓...不對啊!難道沒有人在意鈴鼓哪裡來的嗎?!」
「還是趕快去音樂教室吧!」
他們輕輕地到了音樂教室,但是沒有急著進去,反而是把耳朵貼在門板上面聽裡面的聲音。
「有聲音呢..」
「葵。」新抓緊葵的手。
「雖然很輕,但是還是聽得到。」
「那麼,我們進去了!」
打開門,發現沒有人在裡面,手電筒往上照,看到鈴鼓的上面是冷氣,原來是冷氣機滴水剛好打在鈴鼓上面,所以鈴鼓才會有一下沒一下的發出聲音。
「其實這個不可思議是孩子們搞錯的吧...?」
「有可能。」
「我們去看看最近發現的那個好了」
於是這群人默默地到了舊校舍的廁所外面。
「聽說就是這裡會有奇怪的聲音發出來,好像是求救聲之類的聲音,不過因為有時候有聲音有時候沒有聲音,所以才會被當成不可思議吧?」
「噓..我們仔細聽?」
「嗯。」
這幾人站在原地不敢亂動,怕會發出聲音,導致聽不見。
「好像有人..」
「是葵的聲音」
「今天好像是拍攝的日子,他們來了,太好了!」
「新?新?新你別昏過去啊!」皋月葵注意到旁邊的卯月新臉色開始慘白。
「葵,我們趕快回去,那些東西知道你的名字。」
「卯月新!用你的手機照草地!」
「啊啊啊啊啊!!!!」
「!!」
「陽你別這樣子,嚇到新了!」
「陽和夜?」淚問。
「淚也來了啊!那個,我跟陽前幾天想說先來看看拍攝的地方,結果不知道為什麼就掉下來一個有點深的地洞了,但是這裡好像很少人經過,求救沒有人,手機也沒有訊號。」
最後他們撿到了消失好幾天的葉月陽和長月夜。原來他們掉進去了...不是不可思議啊!
「你們再不來都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了!」
「你們應該餓了好幾天了吧?不如等等我們去吃宵夜?」
「雖然吃宵夜不好,但是好幾天沒有吃東西了,今天就破例吧?」
「夜最好了!」
「所以,這次的大冒險就到這邊!謝謝收看!」
他們一群人一起離開,不過後面有個女孩子露出可惜的笑容,把鏟子隨地丟,接著不見蹤跡。
END .
小番外
在節目播出那天...
「等等,葵醬,你們拍攝的時候沒有看到嗎?」
「什麼..?」
「那邊有個穿著藍色洋裝的小女生!」
「什麼?!!!!!」
END .


文章標籤

洛雪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1.
每次卯月新晚回家的時候,皋月葵總是會替他留一盞燈。那個燈光並不是熾熱的白,而是柔和的黃光。
除了燈,葵還會把晚餐放到保溫盒裡面,等新回來餓了可以吃。
02.
卯月新——卯月集團的總裁,而他也是皋月葵的大學學長。
當時的他大三,他大一。算一算他們在一起也有七年了。
03.
其實在皋月葵的心裡,一直都很不安。
在他眼裡,卯月新喜歡的是他的好友,葉月陽。
他們兩個雖然在一起七年了,不過新畢業後買了一間房子,把葵接過去住,葵一直睡在客房。而葵也是知道的,新的床頭邊放的相框是新和另一個學長葉月陽的合照。每一次到新的房間打掃時,他都十分心痛。
04.
「新,你喝醉了...」卯月新整個人黏在皋月葵身上死也不下來。
「....」卯月新在他頸間蹭啊蹭,時不時對著他的耳朵吹氣,弄得他耳根子發紅。
「葵醬就送他回去吧!」葉月陽推著兩人出去。
而皋月葵也就這樣子帶著卯月新回去了。
這是在卯月新和葉月陽畢業那天,為了慶祝的派對上發生的事情。
「陽,新根本沒有醉吧....?」這個聲音溫潤,十分好聽。說話的人是長月夜,葉月陽的竹馬,和陽、新是同學。
「當然是和他串好的了!他這副德性不這樣子葵醬跟他永遠不會在一起的。」葉月陽笑得燦爛,伸手揉揉對方的腦袋。
「我們也回去吧!」他們倆十指交扣,一起離開KTV 。
05.
一早起來,葵發現自己身上什麼都沒有穿,旁邊的新也是如此。新還抱著他睡得很香甜呢!
但是皋月葵卻沉默了。
06.
「葵,我們交往吧。」
「.....好。」
07.
今天的葵收到了通知。國外有一個導演非常看好他,所以邀請他加入他們的攝影團隊,拍攝電影。包含訓練以及正式攝影、宣傳等等,大概要一年半的時間。
他很猶豫。工作?還是繼續待在自己喜歡七年的人身邊?
如果新不要他去,那他就不要去了,他暗暗的想著。
08.
葵把這事跟學長,長月夜講。
雖然夜的年紀比葵還要大,但他們倆的感情卻非常好!
「葵決定了嗎...?」長月夜擔心的望著對方。
「嗯,七年了,夠久了。」皋月葵笑著,但是這個笑容和他平常的笑容比起來黯淡了許多。
09.
隔天就是他要飛往國外的日子了。
「新,今天能早點回來嗎...?有點事想和你說」葵露出他的招牌笑容,看著繫領帶的卯月新。
「嗯。」
10.
新本來想早一點回去的,不過被學妹抓著回去大學給其他學弟妹當動物看,連葉月陽也被抓過去。
葵燒了一桌精緻的飯菜。
七點半了,大概是新平常到家的時間。
不過葵等呀等的,八點半了,九點了,他繼續等呀等,12點了新還是沒有回來。
他把飯菜加熱,像平常一樣,把熱熱的食物放在保鮮盒裡。
他回到房間,把鑰匙放在書桌上,收拾行李。
收拾好自己的物品,他拿出一張信紙,留下字條。然後就拖著行李箱離開這個房間。
11.
燈是暗著的。
12.
卯月新帶著不穩的步伐回到家。不過他發現今天的葵沒有替他留一盞燈。
「大概是忘了吧.....」
他想著自己身上還有濃濃的酒味,於是就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13.
不對勁。
葵平常不會讓他睡這麼久的。
新整個人都清醒了。
「aoi ——?」他走上階梯,打開葵的房門。
整個房間就像他們還沒住進來時的樣子!不一樣的是,桌上放著一把鑰匙、一個項鏈,和一封信。
14.
給arata :
  謝謝你這七年來的陪伴。我愛你。但我可能等不到你的答案了。我被一個知名導演邀請去拍攝電影,原本想要和你講的,但是你昨天沒有回來。
「笨蛋.....我還沒有說愛你啊.....」
七年來也許只是個誤會,那時候你喝醉了,什麼都不清楚,並不用負責的。我知道你一直都喜歡陽哦。床頭的照片是你很寶貝的東西呢!
如果你看到了,就代表我離開了,不要過來。
你來了的話,我可能會捨不得走的。
「那張照片是剛好拍到櫻花樹下的你才留著的...誰想要留著跟咖哩怪人的照片啊...」
15.
新把這封信給丟掉,然後打電話給夜。
“夜,你應該知道葵在哪吧。”
“...嗯。抱歉,新,葵讓我別說的..”
“你們在哪裡?”
“公司附近的機場”
“謝了”
“不會,快點過來吧,葵應該很想看到你!”
他抓起項鏈和鑰匙,火速前往機場。
皋月葵正背對著他,仰頭看外面的天空。
「天空很藍,但是沒有葵就不好看了。」他從背後擁抱著他。
「新?!」他回頭,錯愕的看著他。
「信沒有看嗎....?」
「看了,丟掉了。」
「欸?」
「那東西上面寫著葵要離開我。」
「....」葵有點哭笑不得。
「我愛你。我以為你知道的。」
「那張照片是因為後面剛好拍到正在看櫻花的葵才留著,當時我也沒有喝醉。」
「我等你。」新把鑰匙和項鏈塞到葵手裡。
16.
電視上正播著皋月葵和其他主演。
「呦~誰讓你讓葵醬等了七年才等到一句我愛你,葵醬沒不要你太溫柔了!」
「閉嘴,不然你今天不用回去找夜了。讓你加班。」
「我說卯月總裁啊你這一年多來瘋狂加班,我和夜好好相處的時間都沒有了!」
「......」
「.......」
17.
最後新還是在1點前離開了公司。
18.
他到家了,打開門,看見皋月葵在廚房忙碌的身影。
19.
「你回來了——」
「嗯,我回來了!」
20.
燈,是亮著的呢!
END .


文章標籤

洛雪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葵老師,再麻煩你帶他們的複習。」文月海把複習講義遞給皋月葵。
「好的!」皋月葵笑著接過。
「今天ゆきは發燒請假,其他人都到了。」
「我知道了,謝謝。對了,海老師,我等等要給他們考這一次段考的範圍,麻煩你印我昨天發的那份檔案。」
「好,我等等拿進來!」於是文月海抱著學生的聯絡簿出了教室,順便把門給關上。
「那我們上半堂先複習以前的,下半堂再來複習這次考試番外。你們都有拿到複習講義了嗎?」
「沒有!」
「欸?」
「老師,可是我有耶?」
「不要模仿ゆきは啊...」皋月葵哭笑不得。
「病毒散播中。」
「好了好了,先上課,等等再聊天!」
「那翻開單字的那邊,第五頁」
「胃,stomach」
「心臟,heart 」
「啊!這個..」
「老師,怎麼了?」
「想到一些以前的事情...現在想起來好害羞..」
「欸——老師~說嘛!」
「新不是理化老師嗎...?其實他更早以前是教生物的哦,不過因為沒有理化老師的關係,所以他才教理化。」
***
這是在他們小時候,那個時候新不知道從哪裡看到了一本關於人體的書。
「葵。」
「怎麼了嗎,新?」
「你佔我的心臟120克重。」九歲的新說。
「欸?」當時的他不知道他的話是什麼意思,一直到初中,上了循環系統,老師突然提了心臟的重量這件事情。
「心臟的重量會隨著年齡改變的哦!」畫好心臟的老師把紅色粉筆放下,轉過來看著台下學生。
「新生兒的心臟大約20~25克,一歲就變成兩倍,到了五歲就會是剛出生時的四倍,九歲時為六倍,青春期之後達到12~14倍,接近成人的重量。成人一般250~270左右。」
當天放學之後,他們還是和平常一樣一起回家。
「葵。」卯月新轉過去看著皋月葵。
「嗯?」皋月葵轉過去看卯月新。
「你佔了我心臟的240克。」說完他又若無其事的轉回去繼續走了,留著皋月葵一個人在原地愣著。
「欸欸欸?新?」回過神之後的葵馬上追在新的後面。
時光荏苒,到了他們高中畢業典禮那天。
典禮結束後,新和葵站在櫻花樹下,當時櫻吹雪,美得如詩如畫。
「葵,你知道嗎?」
「什麼?」
「你佔了我的心250克。」
「你也是哦,新。」皋月葵轉過去對著新笑了一下。
「欸——這樣啊」
「那,在一起吧。」
「好啊,在一起。」皋月葵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紅暈,其實認真看,卯月新的耳朵也有可疑的紅色。
***
「喂,ゆきは,聽清楚了沒有啊!」
「ゆきは看課錄一定回想為什麼要一直叫她吧!」葵露出閃亮亮的笑容。
「繼續上課吧!已經先聽了故事了!」
「欸!!」
「繼續講單字哦!」
「靈魂,spirit 」
那天晚上,新開車去接葵下班。
「欸?新怎麼來了?」
「接葵。」
「好了好了~你們就趕快回家吧,魔王大人還想趕快關門回家吃哈根O斯呢!」
新牽著葵走進他們的車,替他開門,待葵坐好後才過去駕駛座。
「葵」
「什麼事呢,新?」
「你佔了我的靈魂21克重。」
「怎麼突然講這個啊...我們回家啦!」
END .


文章標籤

洛雪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